子琛你掉的是介个小星星嘛

这里霜霜QwQ
二次元本命晓星尘
三次元大本陈饱饱
主萌双道(不拆不逆)
其余cp可拆不逆
悄咪咪说一句:
本人巨累薛晓/晓薛/宋薛
欢迎一起来玩鸭!(*/∇\*)

【双道长】沙雕剑灵养成记(一)

轻度ooc

剑灵设定(√)

剑灵拟人设定(√)

欢迎评论,感谢喜欢!(❁´ω`❁)

霜华第一次能够化为人形,是晓星尘刚出山,在人间度过第一个夜晚的时候。

  那夜仿佛格外的静谧,连月亮也不愿露出头来,只能远远的望见几颗忽明忽暗的星星。

  “师尊。我想您,想您做的菜了…不知您在山上过的可否安好。”晓星尘紧紧攥着手里的小银觥,脑海里闪烁起了儿时和师尊一同观赏满天繁星的样子。半响才缓缓放下银觥,长长叹了口气,正准备起身回屋。忽然身后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

  “主人,外面冷。”

  “主人,可是我很热的,你抱着我就不冷了。”

  晓星尘一听这声音不犹吃了一惊,愣了足有十多秒才回过头顺着声音看去:原来是个约莫十三四岁的少年,脸生的很是俊俏,白暂的皮肤配上浅蓝的眸子,此时正朝着他微笑,晓星尘细细一看,他额上有一点极淡的雪花纹样,这脸上还有两个一深一浅的酒窝。就连一头长长的白发也不会令人觉得美中不足,反倒是画龙点睛了。

  少年穿着月牙长袍,乖巧温顺的向晓星尘张开双臂。

  气氛尴尬极了,晓星尘看了他半日才想起来打圆场:“在下晓星尘,不知阁下是……”

  “回主人,在下剑灵霜华。”少年连连回答,张开的手臂竟丝毫没有收起的意思。

  “霜华……真是你?…你能化为人形了吗?”晓星尘听了方才还僵硬的嘴角立马上扬起来,喜悦与惊喜一并涌了上来,毕竟师尊曾告诉他,霜华剑灵是个修为还不足百年的小东西,要化为人形起码还需等个几百年。晓星尘做梦也没想到他竟然能在一朝之间化为人形。

  当然, 比起喜悦与惊喜,晓星尘心里更多的是温暖,原本他初次下山,人生地不熟的,身边也无亲友。现在多了个霜华剑灵,虽然看起来年纪尚小,但好歹也互相熟悉,在一起也好有个照应。

  “霜华,往后不必叫我主人,叫我星尘即可。”晓星尘笑着去摸比他矮了足足两头的霜华的脑袋。

  霜华一愣,开口回答道:“好的主人,我知道了。”

  惹得晓星尘笑出了两团淡淡的红晕,霜华看的出神,心里也净是晓星尘笑得花枝乱颤的模样。良久才开口道:“主人。你真好看,以后谁要是娶了你…真好啊。”

  晓星尘闻言,羞的脸蛋通红,气的扶住了额头无奈对霜华道:“我同你一样皆是男子,只可娶,不可嫁知道么?”

霜华满脸疑惑道:“回主人,霜华不知。”

  晓星尘“……”

  “还有,把手放下罢,我并不冷…”

霜华一脸委屈:“可是我冷。”

  晓星尘“……”

【曦瑶】他年梦(十六)

轻度ooc


上章在这里QwQ @落红依熏


开始越写越烂了TAT


即使阿无心里一万个不情愿,但终究还是折腾不过孟仪那小姑娘。不消一会功夫,便被强行拉走了。


  “阿无!你方才这是干嘛?不知这样会坏事吗?”孟仪嘟着嘴,叉着腰也不说话了。


  良久才听阿无缓缓开口:“我不是

…我只是…只是想和公子一起……”他说的结结巴巴,连眼眶似乎都微微红了起来。


  惹得孟仪也不知该怎么说了,只好轻飘飘的说了句:“你不懂。”


  “我怎么不懂了。我与公子这么多年……一起玩,一起长大,年年一起求学,可他喜欢谁,我怎么不懂了?!”阿无像是只被逼急的兔子,竟然朝着孟仪大声咆哮起来。


  “好好好。你都懂。你最厉害。”孟仪红着眼睛,没好气的说道,接着掉头就跑了。


  酒楼内:

  金光瑶觉得心里瘆的慌,平日里和他在一起时话比说都多的蓝曦臣,现在竟然只是低头不语,一杯又一杯的喝着闷酒。他脸上忧愁的神情,更是惹得自己的心也莫名的跟随着飘动着。


  “泽芜君…”金光瑶小心翼翼的朝他慢慢靠近,轻轻唤着他。可蓝曦臣还是低着头,自顾自的喝酒,丝毫没有要理睬他的神情。


  “泽芜君。您怎么了?不如…不如我们回云深不之处罢…”金光瑶试探的轻轻问他。


  谁知蓝曦臣听他这么一说,竟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你说什么?你愿意与我一同回云深不知处?!向忘机和魏公子那般么?”此时他脸上醉意全无,有的只是无限的欣喜与激动。


  “是…啊,不是,泽芜君,您到底怎么了?”金光瑶依然强行将他的“戏”继续演了下去,心里的难受却不比蓝曦臣少一分。


  “我说,阿瑶,我想让你和我一起…回云深不知处。”蓝曦臣一把拉起金光瑶的胳膊,他目光坚定,眼里几乎放出光来。


  空气似乎凝结起来,许久,金光瑶一把抽出了被蓝曦臣拉住的胳膊,淡淡道声:“泽芜君,您认错人了。”“不会的。我不会认错,你就是阿瑶。一瞥一笑都是。那么多年了,可我不会认错。”蓝曦臣神情变得有些痛苦:“我知道,我对不起你, 你不愿认我,可……”


  眼看着蓝曦臣那句藏了十几年的话就要说出口来,却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


  “公子,泽芜君,孟仪她…她不见了。”



【魔道祖师 众cp】一方性转/女装

轻度ooc


欢迎评论,感谢喜欢w


【忘羡】(性转)

  “二哥哥~来陪我喝一杯嘛~”看着前些日子夜猎时不慎中了妖兽的毒而变成女子的魏无羡,蓝忘机那张常年积雪不化的冰山脸上竟出现了两团红晕。


  “魏婴。你现在是女子,不宜喝酒。”蓝忘机别过头去对魏无羡道。


  魏无羡听了拖着腮帮子朝蓝忘机抛媚眼道“唉唉唉,没关系啦!,是我变成女子而已,你还是男子啊!你可以喝~”


  即使蓝忘机心里是一百万个拒绝,可看到这样的魏无羡他实在也不忍拒绝,于是只能蹙眉答应道:“嗯。”


  魏无羡眼看计谋得逞,反攻有望,笑得眉眼弯弯,一边将一只盛着天子笑的小银杯递到蓝忘机眼前,嬉皮笑脸道:“给!蓝二公子,快尝尝!”


  蓝忘机极不情愿的接过酒杯,仰头灌了下去,仿佛早将雅正端庄抛到了九霄云外。


  过了不到半柱香时间,魏无羡走到他跟前,愉悦道:“二哥哥~味道如何啊?”蓝忘机的视线渐渐模糊起来。恍惚间好似看到了一位着黑衣红袍的俏皮女子在他面前跳着令人眼花缭乱的舞。


  魏无羡嘴角偷偷勾起一道猫弧,心里暗暗道:这次反攻终于有望了。于是连忙上前,准备勾起蓝忘机的下巴,谁料他刚打算伸手,只觉得腰间一紧,回头看去,原来是醉酒的蓝忘机环住了他比往日更纤细的腰。


  “魏婴…要天天。”蓝忘机清冷有力的声音随之而来。惊的魏无羡起了一身冷汗,此时他真想一拍大腿叫起来:自己太傻了,居然忘记现在是女儿身了!


  可这也只能是念想罢了,因为他的大腿现在早被蓝忘机给占有了。


  “蓝…湛……唔轻点…”


  第二天,魏无羡扶着比以往还要酸痛十倍的腰,心想还是做男人比较好。






【曦澄】(性转)

  “晚吟…你怎么啦?”蓝曦臣温声问着紧闭房门把自己关在里面的江澄。尽管他敲门的节奏显得急促万分。“晚吟,是我!”蓝曦臣再也熬不住了,直接集中浑身灵力,一掌将房门击开。


  “蓝涣!你干什么?!谁让你进来了!”蓝曦臣刚踏入房门便听江澄用着与往日不同的声音向他大声咆哮。


  那一刻,他终于明白江澄为何闭门不见他了。原来他不知为何竟然变成了女子!连同身上的衣裳都跟着变为了一袭浅紫色襦裙。


  变为女子的江澄,脸比平日里少了一分犀利,多了一分柔和。真是好个娇滴滴的小娘子!


  “晚吟好好看…身上也好香沃…”蓝曦臣看的出了神,和弟弟蓝忘机一样,此时雅正端庄的魂早不知飞去了哪里。


  “蓝涣!你瞎说什么?!”江澄听了更恼怒了。气的摩挲起紫电来,使其发出了“滋滋”的响声。


  “我说,晚吟身上香…”蓝曦臣活像被鬼迷了心窍,他全然不顾暴怒的江澄,三步并两步跑上前去一把捧起江澄那清秀的脸,将舌伸入其中,贪婪的吮吸着他口里的蜜。


  “蓝涣!!!”江澄挣扎着,最终却没有推开他……






【双道长】(女装)

  世人皆称明月清风的晓星尘也曾穿过女装。这件陈年旧事却只有宋岚一人知道。


  那是一年秋天,红透了的枫叶落了一地,宋岚本与晓星尘同赏美景,一回头的功夫发现晓星尘竟不见了踪影。


  正在宋岚急得四处寻找之时,一个熟悉清朗的声音悠然响起:


  “噗…子琛,抱歉,让你着急了…”宋岚回头望去,惊的睁大了眼睛。


  晓星尘着一身素白的襦裙,裙摆下还绣着一黑一白两只仙鹤。此时正与他一同在火红的枫林间翩翩起舞。他白暂的肌肤与明亮的双眸配上一深一浅的酒窝好看极了。


  惹得此时宋岚看的眼珠子几乎转不过来了。


  “子琛…好看么?”

  “子琛,常氏一案结束后我们在去哪里玩呢?”

  “子琛,对…对不起……”

  “子琛,我把眼睛…还给你。”

  “子琛,是你吗?子琛?!”


  熟悉的声音将睡梦中的宋岚唤了回来,宋岚低头看着手里瘪瘪的锁灵囊,两行清泪悠然滴下。


  他多希望,这次又忽然不知去向的晓星尘还能如那次一般,一回头就又出现在眼前笑着唤他“子琛”了。






  双聂(女装)

  聂怀桑最近除了画扇摸鸟,倒腾那些瓶瓶罐罐以外,又有了新的爱好:穿!女!装!


  作为清河聂氏的二公子,他钱自然有的是,于是一日之内上街买了一大堆格式女装。


  晚上回家时,他心里想着一定要给大哥一个惊喜,这样说不定大哥一乐以后就能容许他少练一个时辰刀了。


  于是聂怀桑早早的穿起了长裙,等到半夜三更大哥忙完一天归家时,忽然从窗后跳了出来。


  聂明玦刚准备进门更衣,只看见一个头发长长,衣服也长长的“怪女人”从窗后跳出,连忙抡起霸下一刀砍去。


  “大…”聂怀桑话语未落,只觉得肩膀一疼,便昏了过去。


  “怀桑!怀桑?你怎么了!”聂明玦这时才发现那“怪女人”竟是自家弟弟,连连将他扶起,满脸惊恐的询问:“没事吧?怀桑!”


  聂怀桑“有事…大…大哥,我怕是一个月练不了刀了……”


双聂春节贺文活动24h

预祝活动成功


月下思凡:



我又来了……我自己都烦自己了……




宣:双聂春节贺文24h活动

双聂春节24h贺文活动

现有人员如下↓

写手: @莫子吟在线杀妈暴躁。  @伍肆玖26  @九庚宸  @乌衣巷  @如夜孤殇—肉肉  @燕地寒Eliza  @落黎霜  @其实是澜子  @八月音  @子琛你掉的是介个小星星嘛  @【知桑】怜四少  @羽c  @K先生  @清河奶团桑  @不净世.  @东篱_听落雨  @聂怀桑♀聂导  @陌长歌°  @寒残白月  @姒笺  @木春Kannst  @戎马战死。




画手: @Ida-幸  @其实是澜子  @董菩提  @是阿泉啊  @K先生




存粹为了发扬双聂, 双聂文真的好少,表示粮不够吃,要是有想要参加的,可以私我,文笔不限,不是联文,写的好与不好都不要紧,重在参与




想加入的私我吧啦啦啦~




群号:942668711

加群的备注一下,参加双聂春节贺文活动的 ,不然不会同意的,抱歉啦






【魔道祖师 众cp】当一方变傻(小受篇)

轻度ooc


欢迎评论,感谢喜欢💜


顺便小声de说一句:可能不会有小攻篇qaq因为我真的想象不出傻乎乎的聂大!


【忘羡】


  自从上次夜猎回来,蓝忘机就发现魏无羡不对劲了。但具体怎么不对劲法,蓝忘机一时半会也说不上来。


  反正就是呆呆的,话也变少了。经过一段时间的仔细观察,他才发现原来是魏无羡变傻了!


  “唔…二哥哥?羡…羡肚子饿!”智商只有三四岁的魏无羡突然从床底下钻出来用两个细长的指头轻轻揪住蓝忘机的衣角。


  “好。一会就用膳…”蓝忘机面无表情的看着睁着大眼睛问他要饭吃的魏无羡。下意识的将自己的一双“大手”抚上魏无羡毛茸茸的脑袋。


  “擦一下。”蓝忘机盯着此时正津津有味和鸡汤的魏无羡不禁皱起了眉头。白白油油的汤汁顺着魏无羡的唇角流下,眼看就要沾到衣襟上了。


  “唉?”魏无羡接过手帕一脸疑惑的望着蓝忘机。

  而蓝忘机也实在看不下去了,赶忙抢回手帕却将其扔在了一边。


  “魏婴。我帮你。”恍然间蓝忘机将脑袋伸向魏无羡脸边,将两片薄薄的唇贴上魏无羡嘴角,贪婪的吮吸着那流下的带着魏无羡口腔里独有鲜美汤汁。蓝忘机吸饱了汤汁却不满足,只是下意识的沿着魏无羡的唇边一路向上。






【曦澄】


  “蓝曦臣!你快过来!”看着即使变傻也依旧口齿伶俐的江澄,蓝曦臣的脸火辣辣的像刚被烈日晒过似的。他连连答应道:“好。晚吟不急,夫君这就来了。”


  “快点!嗯…蓝曦臣!我要梳头发!”江澄懊恼的抓着自己一头不知怎么变得极乱的头发,大声向蓝曦臣吼道。


  “好啊,晚吟不急,我来替你束发便是。”蓝曦臣眼里噙着温和的笑意走到江澄身边,一把将他按在座位上。先将凌乱的头发梳顺,接着手法娴熟的编起小辫子来,可没想到蓝曦臣突然拉的一快,扯疼了江澄。


  “嘶…蓝曦臣!好疼…”江澄痛的叫了起来,倔强的眼泪却在眼眶中打滚,怎么也不肯下来。


  蓝曦臣连连道歉:“晚吟…对不起,晚吟。”他一时慌了手脚,忽然急中生智丢下了江澄的辫子俯下身来将那人拢进怀里“晚吟…亲一下就不疼啦!”说着蓝曦臣轻轻在江澄脸颊上小鸡啄米似的亲了一下。


  “晚吟,还疼吗?”蓝曦臣满脸期待的看向江澄。


  “嗯…好点了”


  “那我就再多亲亲晚吟,就能好的更快啦!”



【双道长】


  晓星尘的魂魄太碎,碎的捏也捏不起来了。因此即使宋岚花费七七四十九年来将他的魂魄安养。养好后终究也和从前不一样了。


  宋岚四十九年后第一次再见到晓星尘的时候,晓星尘容貌并未改变,还是那个二十来岁的小少年。但神情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他失了一魄,成了呆滞的小傻瓜。


  可不管怎么说,宋岚心里还是欢喜高兴的。


  “琛琛可以帮帮星星嘛?”晓星尘用那双单纯明亮的大眼睛看着宋岚,看的宋岚心里直痒痒。


  “好啊,星尘想我帮什么呢?”宋岚努力想让自己僵硬的凶尸肌肉扯开一个微笑来。奈何还是失败了。


  “穿衣衣!”晓星尘主动把两手伸给宋岚。


  宋岚不说话了,只是接过晓星尘的手,仔细的帮他褪去睡衣。


  睡衣脱下,露出晓星尘白净的身体。和深深的锁骨,他骨架小小的,身形也瘦削的很,完全没有了当年结实的样子。


  “琛琛?你肿么了?”晓星尘见宋岚发呆,轻轻推退他。


  “星尘,对不起…错不在你!”宋岚常年干涩的眼睛,竟突然一红,流下两行混浊的泪水。


  他向晓星尘身旁扑去,将他窄窄的肩搂在怀里。


  “星尘,星尘…对不起。”宋岚重复着那句他身前没说出来的话,全然不顾晓星尘能不能听得懂。


  “琛琛不哭,星星永远喜欢你…”宋岚偶然抬头,晓星尘那张一直温和单纯的脸闯入了他的视野。






【双聂】


  “宗主!啊啊啊宗主!出大事了!”聂家某名家仆,急急匆匆的向聂明玦跑去。


  聂明玦嫌弃的看着他满头的大汗,没好气的说道:“又出什么事了?这么急急忙忙做甚?”


  “回宗主,聂…二公子他,他变傻了!”


  聂明玦听后,略略一惊。但很快便平复过来。


  听说变傻了的人只要受点刺激就能缓过来,聂明玦摸着脑袋思索。


  当然,他是这么想,也是这么做的。


  聂明玦扔下霸下,冲过去就对着傻了的聂怀桑一顿打。嘴里还大声嚷嚷着“怀桑!你醒醒啊!怀桑!是大哥?”


  小傻子怀桑盯着这个“陌生”的男人含着泪小生道:“你才不是我哥!我哥比你还要暴力多了!”



  聂怀桑OS:emmm我都变傻了大哥还是死性不改,肿么破!在线等!


【曦瑶】他年梦(十四)

轻度ooc

上章直通链接会放评论 @落红依熏

“阿仪,阿无,还有孟公子。赏完花,你们还想去哪儿逛逛么?”眼看花赏的差不多,大家兴致也淡了。蓝曦臣就打起了圆场。

  金光瑶心里想着时辰差不多也该回云深不知处了。阿仪和阿无却不那么想,毕竟他二人年少,难免贪玩些。

  阿无突然眼睛一亮道:“泽芜君,阿无倒是有个建议,就……不知泽芜君和孟公子是否会允……”

  “无妨,阿无先说来听听。”蓝曦臣眼里含笑,看着的却不是阿无,而是金光瑶。弄得金光瑶被这突如其来的目光看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阿无经常听说,鲜花配美酒,要不…泽芜君,一同去喝酒?”

  阿无话音刚落,蓝曦臣便觉得不可行,一是金光瑶重伤初愈,喝酒难免伤身,二是阿仪阿无二人都还小,喝酒实属不宜,还有一点,就是自己酒量不行,喝了酒,指不定要生出什么事端来。

  “这…不太好吧。”蓝曦臣有些尴尬的笑笑。

  “泽芜君,孟哥哥!就听阿无的,去吧,好不好?”孟仪果然站在了阿无那边,刚听蓝曦臣婉拒,便跑去对着金光瑶的手腕甩了起来。

  “阿仪,休的胡闹。你还不及弱冠,不可喝酒。”金光瑶看着朝自己撒娇的阿仪,不由自主扶起了额头。

  “拜托嘛,孟哥哥,就喝些桃花酿好吗?年数不久的桃花酿不醉人,而且还甜甜的!”孟仪一边说着,两只像狐狸似的眼珠子骨碌碌的转着。

  金光瑶听到“桃花酿”这三个字不免一怔。

  “阿瑶,又到了做桃花酿的时节了,今年也酿些,藏到年底便能与大哥一同畅饮了。”记忆中蓝曦臣那张年轻有活力的脸时不时的浮现。

  但金光瑶一定不曾见到过十几年前,蓝曦臣抱着那桃花酿一人独醉的样子:

  “阿瑶……今年的桃花酿,虽是我三人一同酿制的,最后却…只得我一人饮了?”

  金光瑶想得出神,阴差阳错的竟然道了声“好。”

  他这一发话可不得了。阿无阿仪欢喜的几乎跳了一来。蓝曦臣那张常年除了笑嘻嘻,几乎没什么别的表情的脸,露出了一丝惊讶。

  既然连金光瑶都答应了。蓝曦臣心想也好,这样又可以与他多待些时辰了。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四个人,而不是他与金光瑶二人独处。蓝曦臣心里不知为何,竟有些脑了。

  “阿仪阿无,你二人好小,不然就先回去,早些歇息罢。”蓝曦臣暗暗想着将两人打发回去。

  孟仪眼珠子一转,嘴角勾起一道猫弧,接着便一把将阿无拉到身旁来。两个小孩子红着脸耳语几句。只见孟仪笑嘻嘻的对着金光瑶与蓝曦臣道:“泽芜君,孟哥哥,你俩先去吧,哈哈哈哈,阿仪想起来,还有好多课业没完成,这便同阿无一起回去,你们要玩的开心啊!喂喂!阿无,你说呢?”

  “嗯。是……”阿无嘴里虽应下了,可几人皆能看出他不悦的眼神。

【魔道祖师 众cp】一方醉酒(小受篇)

轻度ooc

欢迎评论,感谢喜欢☺️

双聂大型家暴现场预警!!!

【忘羡】

  姑苏蓝氏最近发生了一起今天动地的大新闻。

  大家公认为千杯不醉的夷陵老祖魏无羡竟然醉酒了!

  但只有蓝忘机和魏无羡自己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天魏无羡与蓝忘机对酌,喝了几杯便觉得晕乎乎的,可是蓝忘机却像是变了个人似的,竟然丝毫没有醉意。他怎么也没想到,其实蓝忘机喝的是水,自己喝的竟是被蓝忘机下了安神药的酒。

  “蓝…蓝湛,唔…为什么晕乎乎,我感觉……好像很多小星星耶。”魏无羡顶着一张绯红好看的脸问蓝忘机道。

  看来确实醉了,连说话都变得懵懵的,还带着一种软糯的感觉。这是蓝忘机第一次看到魏无羡醉酒。

  红红的脸庞,配上一双天生含笑的眼睛,看的蓝忘机内心只有一个想法:天天就是天天,事不宜迟,就从今天开始好了。

  第二天早晨,魏无羡摸着自己酸痛的腰,气的收拾行李,回了“娘家”莲花坞。




【曦澄】

  一直笑眯眯,温和可亲的蓝曦臣最近几日总是板着脸,他心情很不好。因为这些日子,莲花坞附近出了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江澄竟然还忙着亲自处理,连和自己一起说话的时间都没了,更别提那啥了。

  唉……晚吟都有一个星期没和我酱酱酿酿了!好想念!伤心ing

  想到这里,蓝曦臣的脸拉的更长了。恰巧遇到了前来寻找魏无羡的蓝忘机。

  二人一番交谈后,蓝曦臣拿着一小包药粉高高兴兴的走了。

  到了晚饭时候,蓝曦臣拿来壶酒,柔声对江澄道:“晚吟,这几日辛苦你了,这是我专门为你做的桂花酒。快来尝尝看吧。”

  江澄虽然是向来不喝酒的,可念在这是蓝曦臣亲手做的,而且桂花酒应该不会醉人。所以也淡淡的应了一声,接过蓝曦臣手中已经为他倒好的酒杯。

  “晚吟,味道如何啊?”蓝曦臣满脸期待的问他道。

  “还可以吧。”江澄挑眉回答道。蓝曦臣听了心里是高兴的,毕竟,江澄说还可以那就代表是非常好了。

  “蓝曦臣…我好像是累了……你扶我回房间。”几分钟后,江澄意识变得模糊起来。气息也变得繁乱了,他强行睁着干涩眼睛对蓝曦臣说。

  谁知蓝曦臣看了他这副模样,起初只是笑个不停,后来趁着江澄闭上眼睡了过去,便一把将他抱起,缓缓推开房门,把他放在床上然后将他的衣服一层层的剥开。直到露出白暂的肌肤来。

  时隔一周,蓝曦臣终于又过上了快乐的性福生活,他想:弟弟蓝忘机可真是一个有办法的人呢!以后一定要多向他讨教。




【双道长】

  那是宋岚第一次见到晓星尘醉酒,也是认识他的第一天。两人因方才一场姑苏夜猎结识。这才刚结束,就相约一同去小酒馆里坐坐。

  “十二岁生辰那日,师尊破例带我下山游玩。路过一家酒馆的时候,我看到里面的人都拿着一碗东西往嘴里送,我看他们的样子,一定是极美味的东西。于是,师尊问我想吃些什么的时候,我就指向了拿东西。师尊当时像是愣了一下,但还是允了。”

  “不多时,小二便端上来一碗,那东西飘散着一种幽香的气息。我想,一定是很好喝的,就一口饮下半碗,入喉之时,我才发觉,那东西竟是如此之辣。喉咙又难受又痛,逼得我眼泪直流。”

  师尊笑着问我道:“星尘。这东西叫做‘酒’闻起来虽然香甜,实际上入了口却是辣的。你觉得怎么样?”

  我回答说“一点都不好喝,星尘以后再也不想喝了。”

  师尊接着说:“那你可曾后悔喝过?”我答:“星尘不曾后悔,因为这是星尘自己选的。也是一进门便决定要喝的。”

  师尊当时只是轻叹了口气。摸了摸我的脑袋,当即带我出了酒馆回了山。

  宋岚听的出神,直到那人声音逐渐轻了下来,看着他带着晕红的脸,道了声:“星尘。你又醉了。”

  晓星尘只是笑着看向宋岚不语。

  良久,他才低低叹了一声:“或许师尊说的是对的。星尘不该喝酒,不该出山……”

  宋岚望着躺在棺木中的晓星尘,握着他冰凉的手,自言自语道:“星尘,你快些醒来罢,宋某,还想与你一同饮酒……”




【双聂】

  聂怀桑听说最近大家都在喝酒,而且好像喝醉了还能让对方对自己更好一些。于是他也想试试。

  他想,这么办,也许大哥也能对他好点,让他少练点刀。

  于是聂怀桑喝了个烂醉。

  等聂明玦忙一天,回到家中,看到弟弟不但不好好练刀,而且竟然还喝起了酒,还喝的这么嘴。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聂怀桑!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聂明玦抄起霸下向聂怀桑砍去。

  聂怀桑一边叫着救命,一边想:怎么会这样!和剧本上写的不一样啊!

【双聂】这个是你掉的怀桑吗?

滴~小可爱你点的双聂已到货!@💫会飞的小可爱🦄

轻度ooc

主双聂,微忘羡,曦瑶

哎嘿嘿内容很中二

聂明玦最近几日很不开心也很着急,因为自己一气之下将弟弟聂怀桑收集了许久的书(chun)卷(gong)和扇子一把火给烧了个精光。聂怀桑气的离家出走了。聂明玦只得遣了五百修士去,寻了几日依然无果。

  这天聂明玦提着还带着血的霸下走在河边的小桥上。
  背后突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年轻人,你可是丢掉什么东西了?”接着眼前凭空起了一道白烟,定睛一看,原来是个白胡子老河神。

  聂明玦OS:emmm又要套路了?我信你个鬼沃,你这糟老头子坏的很!

  于是他不屑的回答:“聂某不曾丢过什么东西!”
  老河神:“此话当真?”
  聂明玦:“当真!”
  老河神内心OS:你这人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小伙子你确定你没把你弟给丢了?!”

  聂明玦心里虽然早已极其不耐烦了,可一听到自家怀桑,立马打起精神来。

“你说什么?!怀桑!你见到过他了?”

  老河神眼珠子一转:“话也不能这么说,我只知道你弟掉河里了,可具体是哪个?我就不知道了啊!”

  聂明玦:“那你说咋办?!”

  老河神:“我能帮你一个一个捞上来,然后你自己来认喽。”

………………………套路开始………………………

  那老河神轻轻将手一挥,又冒出一阵白烟来。

  不多时,河中央走出了一名穿着红黑色长袍的男子,手里还拿着一支笛子。

  老河神问道:“小伙子唉!这个拿笛子的是你弟弟怀桑不?”

  聂明玦微微邹起眉头来,那人虽生的清秀好看,可终究不是日思夜想的怀桑。于是他摇了摇头,说了声“不是,而且怀桑不会吹笛 ”

  老河神听了点点头,随后便出来了个带着抹额弹着琴的,将吹笛子的那人牵走了。

  老河神又将手一挥,白烟四起。奇怪的是,烟雾散开后,聂明玦找了半天也没见着人。

  他愤愤问道:“人呢?”

  老河神淡定的指了指湖边的芦苇丛,聂明玦顺着他的手看去,好容易才望见半个带着乌纱帽的小脑袋,接着那颗脑袋移动起来,不到十几秒,就走出了芦苇丛,是个约莫二十岁不到的少年,穿着一身金,胸口还有朵白色大牡丹。

  老河神:“这个…咳咳!穿增高鞋的是你弟弟怀桑不?”

  聂明玦头也不回:“那当然不是,我家怀桑才不是小矮子!”

  老河神无奈的笑笑,一会儿又出来了个高一点带抹额还笑嘻嘻的。将小矮子公主抱起回家了。

  早就急红了眼的聂明玦对老河神道:“喂!你到底能不能找到我弟了啊!”

  老河神说:“别急嘛,还有还有!来来来,把眼睛闭上,一会儿再睁开啊。”

  为了见到自家弟弟,聂明玦强行压下怨气闭起眼睛。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见对面站着一个姑娘。
水汪汪的大眼睛,樱桃小嘴,高挺的鼻梁,好看的很。

  聂明玦不由自主红了脸。

  老河神:“怎么?你可别告诉我这是弟弟?”

  聂明玦结结巴巴的否定道:“怎…怎么会!我家怀桑可比他俊的多!”

  老河神:“好吧,小伙子唉,我就不逗你啦,你等着,这就把弟弟还给你!还是闭上眼睛吧。”

  聂明玦:“你…也罢,我且再信你一次,最后一次啊!”

  这一次,聂明玦迫不及待的睁开眼,面前出现了一个拿着扇子的小少年,穿的是清河聂氏的家袍。那小少年开心的将一双桃花眼笑成了一条缝。

  这人可不就是聂怀桑!

  “哥!这几天,怀桑想死你啦!”聂怀桑飞奔着扑向聂明玦,连扇子也扔了出去。

  “臭小子!你可把哥哥担心坏了!”聂明玦嫌弃的推开他,话里充满了不快,语气却是温柔的很。

  聂明玦:“怀桑,走吧,我们回家了。”

  聂怀桑:“好,对了哥,你方才是不是还想选第三个啊?嘻嘻嘻”

  聂明玦:“你净瞎说!哥哥哪有?”“还有?你怎么知道?”

  聂怀桑:“嘻嘻,哥你猜啊?如果我说,刚才我一直在你身旁,你会相信吗?”

  聂明玦:“……”

【曦瑶】他年梦(十二)

轻度ooc

又是超短小的😹

@落红依熏

上章直通链接在评论!

云深不知处,弟子寝室:

  这次与凶尸聂明玦对抗,金光瑶伤势确是不轻,他心中暗想,别说是现在这躯壳了,就算是重生之前的敛芳尊,遇见了这种情况,怕也多半是凶多吉少。

  恍惚间他突然想起早上孟仪那小姑娘对他说的话:“昨日回来的时候,你身上还披着泽芜君的外衣呢!”他低下头心道,这么多年了,莫非二哥他是…真的还如此牵挂我。

  他想的出神,竟浑然不知此时蓝曦臣正迎面走来。

  “孟公子,孟公子…?”蓝曦臣原本是笑眯眯的端着一碗面来的,但见到金光瑶只是靠在床上发呆不语,心中难免一惊:这人怕是昨日被大哥给魔怔了罢,可细细一想,方才他分明还同自己议论……

  于是蓝曦臣试着走上前去轻轻拍了拍金光瑶的肩膀“孟公子?”

  良久,金光瑶才缓过神来,望着蓝曦臣和他手上那碗热气腾腾的面,赶忙说声:“见过泽芜君。”蓝曦臣也舒了口气,脸庞上重新洋溢起了笑容:“孟公子,吃些东西罢,这样身体才能好得快。”说着便把那碗面放递给金光瑶。

  “嗯,谢过泽芜君。”金光瑶接过面来,在蓝曦臣的注视下,卷起一筷子来放入口中。口味虽然清淡,却是香喷喷的,软而不烂的面条入口有一种滑滑的感觉。

  金光瑶吃了一口,瞬间便愣住了:这面,一定是蓝曦臣亲手煮的。就是这个味道,他不会忘记的。当年他第一次见到蓝曦臣的那天晚上,蓝曦臣就煮过同样的面给他。

  “孟公子这表情可是面口味不佳?”蓝曦臣见着金光瑶一副呆呆的样子,忍不住调侃道。

  “当…当然不是啦,味道很好,可是泽芜君亲自煮的?”这话一出,金光瑶就有些后悔起来,其一,他这样说莫名有种自作多情的感觉。其二,尝过蓝曦臣手艺的人少之又少。即使是玩笑话,说的如此精准,他担心蓝曦臣难免会起疑心。

  好在蓝曦臣最后也只是嫣然一笑罢了。并未像金光瑶想的一般大惊失色。

但金光瑶绝对不会想到,走出寝室的蓝曦臣轻轻叹息,他想,果然是自己自做多情罢了。金光瑶早已不在人世,那怕这个叫孟瑶的孩子身上有他的影子,但那毕竟金光瑶。

【魔道祖师 众cp】幼年攻×幼年受

轻度ooc

搞基要从娃娃开始!

欢迎评论,感谢喜欢❤️

【忘羡】

  蓝忘机第一次见到魏无羡是在五岁的时候,那日是他的生辰,父亲难得出关带着他去山下游玩。

  他着一身浅蓝的家服,毛茸茸的小脑袋上系着一根长飘飘的抹额。一手拿着父亲刚买给他的烤红薯,一手拉着父亲宽广的衣袖。琥珀色的大眼睛好奇的张望着四周。要是叫不知道的人看了,定会以为这是哪家的小公子。

  魏无羡那时候也五岁,只是因为长年吃不饱穿不暖,看起来最多只有三四岁。他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麻衣,上面尽是补丁和洞洞,细细的脚裸上就套着一只布鞋,另一只也不知道上哪儿去了。

  小小的魏无羡已经几日没吃东西了,肚子饿的咕咕叫。此时已是初秋,一阵阵凉风吹得他直哆嗦。他望了望对面的烤红薯摊,轻声低估道:“啊,那个圆圆红红的东西看起来好好吃……”可是魏无羡不敢离开角落半步。因为他知道,外面有很多凶凶的野狗会咬人。

  不知是什么时候,魏无羡目光落在了蓝忘机身上,他想:那个穿蓝衣服的小孩儿真好看,好像还比自己俊那么一丢丢。啊,他手里还有冒着热气的红薯,真好……

  魏无羡看的出神,突然感觉后背被人拍了一下,他转过头,定睛一看,竟是刚才那个穿蓝衣服的好看小孩。

  他又一愣,蓝衣服小孩开口说话了:“红薯,给你。”说着就把手中的烤红薯掰了一半,递给他。魏无羡乐呵呵的接过红薯,道声谢谢。小蓝忘机顶着一张包子脸一本正经的接着道:“跟我回云深不知处吧。那里有好多好多红薯的……”魏无羡听了眼睛一亮,连连答应。

  直到如今,魏无羡每次吃烤红薯的时候都会向蓝忘机抱怨道:“我当初真是太傻了,竟然被一个红薯给骗了……”





【曦澄】

  二十几年前,正是云梦江氏的鼎盛时期,每每开清谈会时,仙门百家必然都会到场。作为四大家族之一的姑苏蓝氏固然也不例外。

  大人们忙着开会议事。小孩当然是坐不住的。

  趁着阿娘不在。五岁的小江澄像只灵活的小兔子似的从高凳上跳下,一溜烟跑到河边花园里摘莲蓬去了。

  江家的莲蓬个头大的很,莲花开的也好看,粉的,白的,黄的,像是无数优柔的女子在跳着婀娜的舞。

  小江澄玩的几乎忘了时辰,直到清谈会快散了,江晚吟和虞紫鸳二人才发现儿子不见了。于是大家都帮着江氏夫妇找起人来。

  “小江公子…小江公子…”江澄耳后突然响起一个温柔好听的声音。他顺着声音的方向找去,原来是个七八岁模样的孩子,一看便知是姑苏蓝氏的人。

  “小江公子,终于找到你啦!”蓝曦臣喘着气笑眯眯的对江澄道。这时江澄才想起来大概是自己离开的太久,家人找不到他了。可若是现在回去,一定免不了阿娘的一顿揍。于是便急中生智剥出一粒莲子来,向蓝曦臣口中塞去:“小哥哥,给你吃可甜的莲子,不要告诉阿娘,阿爹,我在这里哦!”

  蓝曦臣看着他笑的眉眼弯弯,心中默默想,那人一定同莲子一样,是甜的……





【双道长】

  人们都认为抱山散人向来不出红尘,不问世事。但实际上并不全是这样。抱山散人确实极少出山。可不代表她从来不出山。

  抱山一生只有一知己,就是白雪观的老观主——胜雪道人。每逢抱山下山除魔时,经过白雪观,定会进去坐坐,与胜雪道人喝上一杯清茶。叙一叙旧。

  作为抱山散人的小徒弟,晓星尘当然是每次都会跟着师尊一起去的。

  第一次去白雪观的时候,晓星尘还是个三岁不到的白净小团子,穿着一身上面绣着仙鹤图案的白色小道袍,被师尊牢牢地抱在怀里。只露出一张秀气十足的小脸。

  胜雪道人的徒儿——宋岚,也不过五岁,他总喜欢穿纯黑的道袍,小小的脸蛋配上一副冷漠的神情,叫谁看了都会发笑。

  抱山与胜雪二人喝茶的时候,小宋岚就拉着小星星的手一同去园子里荡秋千。

  秋千随着晚风和小宋岚的推动,轻轻的晃着,小星星笑得见牙不见眼,脸上很快就多出了两个深深的梨窝,他伸开肉嘟嘟的双手 笑着对宋岚道:“琛琛你看!星星会飞啦!”宋岚低下通红的脸轻声答应着,心想:他真可爱,以后长大了,我一定要他当我的媳妇……



【双聂】

  多年前的某日,十三岁的聂明玦像往常一样乖乖在家练剑,直到夕阳西下,窗外的响起马蹄声,他才知道,是父亲回来了。

  聂明玦放下手中的刀,规规矩矩的向外迎去。

  车停了,父亲走下车,手里还牵了一个约莫四岁,穿着聂氏家袍的小孩儿。他声音洪亮的对聂明玦道:“明玦啊,这是怀桑,以后就是你弟弟了!”接着转头又对聂怀桑道:“来,怀桑你看,这就是你大哥了,以后爹不在家,你要乖乖听大哥话 好吗?”

  聂怀桑软软的应了声“好”便听话的拉着大哥的衣角进去了。

  聂氏家主总觉得这俩孩子初次见面,关系生疏,他想二人好好培养下感情。于是到了晚上就让二人一同泡澡。

  谁知小怀桑一见大哥脱了衣服,露出一团黑黑的胸毛,顿时吓得哭出了声。